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获取本站最新访问域名

获取最新域名
春光中的欲望





少年時代,是花的時代,是夢的時代一個幼稚的遊戲,一本破爛不堪的連

環畫,一個玻璃球,曾伴我渡過多少美好的日子;學校背後那座不高的小山,門

前那條清清的小河,曾給我無數的樂趣。



到了今天,一切遠去了,滄桑已經抹去了往事,歲月已經衝淡了記憶。然而,

那一個晚上,那一片燈光,卻始終照亮著我的心靈。它深深地埋藏在我的心中的

深處,始終是記憶猶新……



那一年,我正好讀六年級了,在未來競爭中,在家長的叮囑下,我不得不收

斂起平日的那種放蕩不羈,躲開那遊戲,收起連環畫和玻璃球,全心全意地把所

有的精力都投放在學習中,就算是夜晚,學校也是我們每天必到的地方。



記得那一晚,差不多是會考的前夕了。天氣悶熱,我如常來到學校,進入教

室後來不及開燈,第一件事就是先去把窗口打開,好讓空氣流通,當我把前面的

窗口打開之後,便走到後面,手摸著窗拴之前,眼睛無意識地向外面看了看。我

知道,前面是教師的宿舍,(那時候,我們小學跟中學是連接在一起的,所以,

教師宿舍中,有我們小學的老師,也有中學的老師。)統一的規格:又矮又窄,

後面是一個小小的廚房,在宿舍與廚房之間,是一個小院子,一個連我拉尿也能

射到盡頭的空間,每一天,無論睛雨,還是寒暑,總在見老師們放學後忙碌著洗

菜、淘米的身影。



也許是周末的緣故吧,本地的教師早己回家,黑暗中,只有一間宿舍還朦朦

朧朧地透著燈光,顯然是從薄薄的窗簾中透出來的。



那是一對外地夫婦教師的宿舍。男的姓簡,女的姓劉。提起這對夫妻,嘿嘿,

可恩愛哪,在我們這傳統觀念根深蒂固的農村地方,出雙入對的,不是肩並著肩,

就是手挽著手,在他們的背後,老人家的閑言閑語衝著他們而去,小夥子兩眼直

勾勾的,魂魄早己隨著劉老師那扭動的屁股飄蕩,年輕的姑娘們則用牙齒咬著嘴

唇,兩手不斷地撩弄著自己的主角,兩眼迷濛,不知她們到底在想些什麼!



那也難怪,就憑簡老師那英俊瀟灑,風流倜儻的模樣,那一個姑娘不把他當

成暗戀的對像,別的不說,我們班的女生,已經不止一個在日記上寫滿了他的名

字!劉老師呢,那更不用說了,柳葉眉,丹鳳眼,滿頭黑發如流瀑瀉於她那豐腴

的兩肩,在美發的掩影下,更顯出她那張鵝蛋臉的俏麗,臉上浮著那兩個小酒窩,

簡直可以把所有男人的心裝了進去,她很愛笑,笑聲簡直如銀鈴一般的動聽,她

那纖細的腰肢,往往令人擔心會撐不住她那豐滿堅挺,幾乎要從衣服中躍躍欲出

的乳球,她那雙美腿豐腴、修長、白皙,在高跟鞋碰撞著地面的聲音中,她那個

微微上翹的屁股,圓滾滾的也在不斷地彈動,仿佛是隨著那高跟鞋聲翩翩起舞!



難怪有人猜測她是模特學校畢業,卻跟老公當起老師來。



「要打波,就要打那種堅波,你們看,堅堅挺挺的,玩起來肯定夠味。」在

校外,我常常見到帶著色色眼光的人,在劉老師走過的時候,兩眼緊緊地盯著她

那漲鼓鼓的胸脯,兩只眼珠幾乎要飛出來,就像是劉老師那裡塗上了蜜糖似的。



波?什麼是波?每當我從地上撿起了籃球,我就會想到劉老師的胸脯,還會

想起那些帶著色色目光的人的話。



老師的波是什麼模樣的?我想知道,但我沒有辦法知道,一切像迷!每當我

看著她那幾乎要撐破衣服而飛出來的部位,心中就會產生一種說不出的欲望。



************



看著那朦朧的燈光,我沒有開窗,只希望劉老師會出現,好讓我靜靜地欣賞

一會兒!



突然下面的燈光大亮。有人要出來了!我的心當即一緊,連忙把窗簾拉過來,

只留一條小縫看下去。



果然,皇天不負苦心人,裊裊娜娜的身影,正在我心目中的女神!



劉老師穿過小院,走進廚房,只見又一道燈光從廚房中射出,在強烈的燈光

下,小院簡直纖毫畢現。



她要做什麼?



開那麼多的燈,難道她要做飯?我緊了緊手中的簾子,拉了一張凳子,好讓

自己隱蔽,更舒服地欣賞她。



劉老師擡起頭來,小心地往我這邊看了看,然後,她返身走進了宿舍。



她的蹤影從我的眼皮下消失了,我心中當即生起一股莫名的失落,在黑暗中

一動不動,只是呆呆地坐著。



老天,讓她再出來吧!我還要看看她!我的心裡不斷地在暗暗祈禱著。



一會兒,宿舍的燈光告訴我,有人要出來了。



是她!她又出來了!



天,我看到什麼了?在強烈的燈光下,她竟然一身赤裸地從宿舍中走了出來,

如玉雕一般的身軀在燈光下,散發著美麗的光彩,胸前堅挺!細腰盈掬!小腹平

坦!美臀圓厚!兩腿修長!



我暈了!



我想,不但是我,只要是第一次看到女性的裸體的,任叫是誰,恐怕也會暈

吧!



維納斯是什麼?我曾如此問過老師。



是一件藝術品。老師回答我。



為什麼它是藝術品?



因為它美。



眼前的她,要是那一位藝術家雕塑了出來,她肯定也是一件藝術品。



她太美了!



現在我知道了,原來一件美的東西,會有如此的魅力!



不是嗎?她一步一步地走著,胸前那雙豐盈的肉球隨之上下彈動,而她下體

那兩片白淨肥美的豐臀好像也不甘寂寞,像微風吹過的湖面,一陣陣的漣漪在擴

散著!在她那雪白而平坦的小腹下,一叢芳草,黑糊糊地,像一個倒懸的三角形,

分布在她那兩條豐腴的大腿的上方,也許是有微風的緣故吧,我仿佛感覺到那些

淒淒芳草的飄動。眼前,一切在動,我的心跳竟然加速起來了,幾乎要讓它們彈

出我的身體去,眼前的她,那樣的白,白得令我臉上發紅,紅得我渾身如火在燃

燒,我吞咽不再順暢,教室中漸漸響起了響亮的吞咽聲,而下體的小弟弟也適時

地隱隱作起怪來了。



原來,在美的面前,人會如此的反應!



轉眼間,她已經轉過身去了,忙著把一根膠管套入水龍頭中,豐腴的粉肩,

纖細的小蠻腰,還有那個肥美的粉臀,一眼看去,即使是最沒有經驗的我,也一

下子知道,它們一定很嫩滑,肯定是滑不溜手!真的可愛!她的豐臀微翹,漸漸

地往兩腿彎去,勾勒著迷人的弦,在她的腰椎的下端,漸漸地現出一道淺淺的肉

溝,淺溝向著她那渾圓的地方切下去,把那圓臀分成了兩鬥,漸伸漸窄,最後竟

變成一道小縫,直到腿際,小縫才又裂開,密密地隱入她那兩條玉腿的深處……



忽然,我想起了桃子,眼前,劉老師那雪白的豐臀,難道不是一個雪白的蟠

桃嗎!



沿著那大蟠桃的小縫,我仔細地看著。小縫中有什麼?我只知道自己的,但

眼前這位性感迷人的她呢?



她那兩條玉腿中的風光,又是什麼的模樣?



真的想知道,但無論的我頭俯得多麼低,她裡面的一切,對於我來說,卻完

全是個謎!



我的心中癢癢的,小弟弟仿佛要親自去探索一下,硬挺挺的,把褲襠高高地

撐了起來,就像是一座小山丘。



劉老師打開了水龍頭。水,白花花地噴灑在她那身白晢的肌膚上,仿如無數

斷了線的珍珠,不斷地在她的身上彈動著,掠過她的平滑的背,再向地上滑下去

……



要是我是水,多好,我肯定不會往下滑。



可惜,我不是水!



劉老師往手上擠出了沐浴液,兩手搓了搓,慢慢地往她的身體塗抹了起來。



一會兒,她的手在胸脯上慢慢地揉動著,一會兒,慢慢地掠過她那纖細的小

腰,漸漸地向下移動著,然後她張開她那兩條修長的玉腿,上身微俯著,粉臀微

微地向外挺了起來……



她的手肯定是伸進她的小妹妹中,正在清洗兩腿之間的部位。



那個部位,是什麼模樣?



打洞,我聽過外面的人如此地說;操逼,也常常掛在那些放浪的年輕人的口

中。



但洞?



逼?



到底是什麼的模樣?



一切,是謎。



是一個像我這樣的小孩子所永遠不能理解之謎!



她的上身挺直了,兩只柔軟的手,漸漸地向著後面搓弄過來了。她先在她那

兩團肥肉上揉動著,隨著她的動作,她那個塗滿著白色泡沫的屁股,不斷地在她

的手中彈動著,在一波又一波的漣漪中,她兩腿又是一張,下面又是往外一挺,

摸著她那片嫩滑的肥肉,她的手再次滑入她那道小小的肉溝中……



仿佛是在上課,我的眼睛再次隨著她的手,頭兒低低地俯了下去,但朦朦朧

朧的,只是,什麼都看不到,要是讓我看上一看,那多好!不由自主地,我的手

也摸到我那小弟的身上,隔著褲子,不斷地搓弄著……



眼前,是我的女神在摸疲她那鮮為人知的禁地,她的手,仿佛就在我的身上

搓著揉著,搓得我的小弟弟麻癢麻癢的,哦,多麼的舒服!



也許是不夠方便吧,劉老師把她的身體轉了過去。她的前面向著我這邊轉過

來了!



塞哇,我的鼻血噴出來了!



人也開始飄飄搖的,漸漸地在我的心中生起了一把火,火在心中,血液沸騰,

身體發燙,眼前便有點朦朧,在朦朧中,我在呼喚著我的「女神」、在迷胡中,

劉老師慢慢地向著我走過來。在她的胸脯,她兩只粉乳在不斷地彈動,在她小腹

下那微微隆起的部位,所有的恥毛都緊緊地貼在她的兩腿的交界處,在明亮的燈

光下,閃爍著淫縻的光澤。



原來是這般的模樣!



「老師你來了?」



「你不是常常在偷看我的身體嗎?」我的女神的兩腿張開著,又白又嫩的手

伸進兩腿之間,不斷地搓揉著,在說話時,她兩條修長而白皙的玉腿時而突然緊

緊地並攏著,把她的手緊緊地夾在兩腿之間,時而又大大地張開,雪白的胴體時

而像蛇一般地扭曲著,時而又彎了下去,好像要看清楚自己那平日隱在兩腿之間

的秘處,而身體向前,屁股高挺,上身緊緊地僵直著,她的鼻孔在不斷地開合,

口中時而發出令人銷魂的輕呤,她滿臉酡紅,在我的面前,似羞,似怯,「所以,

我要把我的肉體,今晚讓你看個夠。」



看著她的怪模樣,我好奇在問:「老師,你這是在幹什麼?」



她的另一只手拿著膠水喉,自來水從水喉中強烈地噴發出來,「嘶」地作響,

她把水管拉到自己的背後,對著自己的臀溝,不停地射著,也許,是水的噴射太

強了吧,她的豐臀不斷地抽搐著,也許,屁股的抽搐會更強烈吧,她那只伸進兩

腿之間的手不願意抽出來,仍然在搓著,揉著。



她在幹什麼?



我問她,也不斷地問著我自己。



但,我並不知道,而她卻沒有回答我。



「我的丈夫今天到他的朋友那裡作客去了,」她的上身又是緊緊的僵直了起

來,從屁股的顫抖中,我積壓物資她的秘處正在作著強烈的開合,「今晚他不會

回來,我很想念他。」



她喃喃地說著,說得如此幽怨,像葉底鶯啼,但卻有迷人之處。



「打波,就要打那樣的波,那才夠味,」耳邊,響起那些色色目光的人的猥

褻話。



波?對,以前曾無數次構思過的部位,如今就在我的眼前,原來,那雙幾乎

要撐破衣服,突圍而出的部位,真的像一個被切分成兩半的球,分別掛在她胸膛

的兩邊。只是,這波是如此的粉白,在肉球的表面藍藍地分布著大大小小的血筋,

漲鼓鼓的,嫩嫩滑滑的,圓圓地挺立著,簡直像是一只剛煮熟的雞蛋,而就在那

雞蛋的前端,仿佛是誰在不經意間潑灑了糖漿,糖漿濃稠,紅褐色地糊在上面,

令人免不了要擔心,稍不疑難問題,那些糖漿便會滑落下一,在糖漿上,尖尖地

挺立著一顆小葡萄,紫色的小葡萄。



打波!



我要打波!



「不」我的女神在我的面前拒絕我。



「來,嘛,讓我打波。」我鍥而不舍、厚著臉皮要求著。



「不要。」



「為什麼?」我有點沈不住氣了。



「我是老師,你是學生,那樣做是不行的。」她的目光透著曖昧。「再說,

那是我丈夫的,我不能再給其他人享用了。」



「我靠!」我氣憤地說道,「幾年以後,王菲還要給足可以做她的兒子的謝

霆鋒喂乳汁呢。你這是算什麼嘛。」



我滿不在乎地揮起了手,重重地打在她那個又白又胖的肥臀上,「啪」地一

聲,「過來。」



「哎喲,你弄痛我了。」她尖叫著,把她胸前的那兩團白肉向我湊填寫為,

我伸過手去,穩穩地罩在她的那塊軟肉的上面。她的身體渾然一抖,口中「哼」

了一聲。



我的家鄉有一個俗例,每當過年的時候,家家戶戶都會做年糕。做年糕之前,

人們把粉花和水混在一起,然後用兩手不斷地搓著、揉著、捏著……



眼前,我的女神的肉球,就像是做年糕的粉,軟綿綿的,滑不留手,我不斷

地輕輕重重搓揉著,那雪白的肉團就在我的手中不斷地變形。



「不要,你小心一點嘛,會痛的。」我的女神氣喘咻咻地在嬌嗔著。



「哈哈哈,真好玩,」我開心地笑著,揮著手向著那兩團雪白而柔軟的肉球,

不斷用力的抽打著。打得那兩個粉乳不斷地在我的面前晃動著。



「嗚嗚,痛死我了。」女神在我的抽打中哭泣著。



記得偷聽過叔叔他們交流在發廊泡妞的時候,他們曾說過,只要你的手往她

的波上一摸,她的手馬上就會往你的老二摸過來,那爽哦,簡直沒有辦法形容,

只是,不過三兩下,就會讓她弄得貸噴錢飛。



「天,我的老二漲得難受極了。來,讓我打波,你也來為我爽一下。」我把

她的手拉到我的老二上去,我也要學我叔叔他們那樣,一邊打波一邊享受著那種

爽,不過,我的錢絕對不會飛,哈哈哈……



隱約中,她的手伸過來了,輕輕地握著我的老二,柔軟,溫暖而又帶著浴後

的濕潤……



「哦……」我的頭昂起來了,口中輕輕地發出了舒適的呤哦。



那只柔軟的手,在我的弟弟的身上輕輕地抽動著,多舒服!我手的握著她那

兩個握不過來的玉球,用力的玩著、弄著。



「哦……」



「呼呼……」



我的呼吸越來越快!



我不斷地催促著她,我的手也緊緊地按在她的乳房上,時而緊時慢,捏、搓、

揉、輾,真想不到,在我的用力下,她的乳房真的像一團粉,軟綿綿的在我的手

中,她那灘子糖漿的顏色變得更深,小小的紫葡萄焦得更尖,更突出。



哈哈哈,真妙!



「唔,唔……」老師的小嘴在不斷地哼著,像是很痛苦,又像是很享受的模

樣。



「老師,很難受?」我的手並沒有放松對那兩堆雪肌的執著,但我還是很在

乎我的女神的反應。



「不……你也快一點,」我的女神的手逗著我的老二,動作輕盈而快捷,我

的逗得我那小弟不斷地彈動著,怒挺著。「你弄得我很舒服。」



老師的嘴巴張得老大,蠻舒服地哼著,雪白的身軀也在蠻舒服地扭動著,說

實在的,原來女人的身體在扭動時,模樣是如此的美,簡直像一條蛇,一條雪一

般白的蛇,在雪地上不斷地蠕動。



「哦,老師你的的真會弄了,我太爽了……」



「我也是,太舒服了……」



女神在哼著,扭著,她的手是那麼的柔軟而溫暖,我的老二在她的手中,就

像一個不安分的小孩在不停地撒著嬌,她不小心地逗弄著,時快,時慢,忽淺,

忽深,包皮掠過光滑的龜頭,我再也無法控制自己了,支著牙,呲著齒,模樣怪

極了!在陣陣酥軟的衝擊中,我不由得嘴巴大張,「呵,呵」地叫著。兩手也忍

不住緊緊地攥著她那兩個粉一般的肉球,幾乎要把它們捏扁,捏破。



「呀,痛!」我的女神拚命地搖著頭,口中在亂叫著,「你輕一點,會抓爆

的。」



看著她那張時張時合的櫻桃小嘴和柔軟、潮濕而富有彈性的紅唇,我忽然突

發奇想:「來,用你的口為我爽一下。」



「不,不要,我不要。」



「來嘛,用你整天講課的地方教教我,讓我體會什麼才是真正的爽嘛。」我

用力地拍打著她那粉白的乳球。痛苦,令她渾身發抖。她幽怨地看了看我,無可

奈何地讓我扯著她的秀發,把她壓到我的老二那裡去。



「不要,那裡太髒了。」



但劉老師的嘴裡那樣的說著,她的頭卻向著我的老二俯了下來,張開她那張

腥紅的小嘴,尖尖的一條小香舌,不斷地挑著我的龜頭的邊緣,舌面緊緊地貼著

我那光滑的部位,不斷地拖動著,卷著……



「老師的舌尖太厲害了,爽死我了。」我扭動著我的身體,僵直著我的身體,

口中不斷地發出舒服的呻吟聲。



女神的舌頭在外面挑逗了一會兒,慢慢把嘴巴張開,先用舌面撩繞著我的雞

巴,不斷地卷動著,漸漸往她的嘴巴裡吞進去,立刻,一陣無比溫暖而潮濕的感

覺衝擊著我的腦海。



太爽了,原來女神不僅笑著動聽,她含舐男人的雞巴,也是如此的令人覺得

舒服。我的肉棒不斷地在她那櫻桃小口中出沒,她時而看了看我,馬上又低下頭

去,努力地為我含舐著,她那溫暖的柔荑,竟也伸到我的小陰囊中,不斷地揉弄

著我那兩個小肉蛋。在她的揉弄下,一陣陣的酥麻感不斷地傳來,那感覺,令我

幾乎也喘不過氣來。她不斷地含舐著,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我不斷地喘著氣,仰著頭,張著嘴巴,扭動著身體……



「呀……」我長長地籲著氣,不斷地用手扯動著她的頭發,按著我的需要,

時淺時深地扯動著,讓我的陰莖在她那個慣於向我們傳授知識的嘴裡不斷地出沒

著。



我的女神皺著眉頭,不斷地用舌頭抵抗著我的入侵,好幾次,她好像要作嘔

的模樣,憋得她滿臉通紅。



妙極了。我一手輕輕地捏著她的小乳頭,一手仍然不斷地扯動著她的秀發,

指揮著她的小嘴為我的老二服務。



「嗚嗚嗚……」



她幾乎喘不過氣來,口中堵著我的小弟,不斷地在呻吟著。



麻……



酥……



癢……



平生未見的感覺一陣緊比一陣地衝擊著我的腦海,終於,我的脊椎一麻,渾

身一挺,老連怒氣衝衝地噴出無數的精液,全部噴進我的女神的小嘴中……



我的女神幹嘔著,拚命把我噴進去的東西吐出來。



無數渾濁的液體,從她那小口中滑出著……



在精液的怒射中,我只感到自己有些氣急,身體也在微微地作軟,忽然,一

陣涼意從我的褲襠中傳來,在涼快中,我終於清醒過來了!



糟糕,我射精了!



清醒之下,我才意識到:惹上麻煩了!



原來那無數的液體,並非真的噴到我的女神的嘴裡去,而是全部沒落在我的

褲襠中,把我的內褲全弄髒了。濕漉漉的,滑溜溜的,難受極了!



我一驚之下,連忙把褲子脫了下來,一面清潔著,眼睛仍然瞪著下面……



在下面,我的眼皮底下。我以目中的女神仍然在搓著她那具美麗的胴體,黑

糊糊的毛兒在她的手中變成白茫茫的一片,瞬息之間,又在水流的清洗下重新恢

復為黑糊糊的一片,那些毛兒在她的手中向上翹起來,再滑回她的兩腿之間,就

是她往上推的時候,我隱約中看見,原來她的兩腿之間,也有一條小小的肉溝!



原來隱沒在她的粉臀下的小溝,竟然一直蔓延到她的前面來!



哦,我又迷糊起來了,在迷糊中,我眼看著劉老師那兩塊肥肥的臀肉在我的

面前彈動著,彈得我的心癢癢的。



那麼豐厚的部位,如此神秘的地方,真的想摸一摸。記得那天買東西,人很

多,你推我搡的,亂極了,所以,要排隊購買。當時,排在我的前面的是一個大

姑娘,姑娘的年紀並不大,但屁股卻是圓厚得很,在人們的推撞中,我的手不止

一次地碰到她那豐滿的部位上面,軟綿綿的,涼颼颼的,一摸一舒服。現在,我

的女神就把她那個豐滿的部位挺在我的眼前,她的那地方,是不是也像那大姑娘

一樣?



「老師,讓我玩一玩你的屁股,好嗎?」



「嗯哪……」



仿佛中,我感到我的女神用她那只溫柔的手,把我的手拉住,放在她那個雪

白的桃子上。那裡,滿是沐浴液,滑溜溜的,確實是那麼的柔軟,很涼快,摸起

來令人覺得好不舒服!我摸著,摸著,情不自禁地把手伸進她的臀溝,慢慢地向

著她的屁眼摸下去……



「不要……」



我的女神呻吟著,她把她那兩條白生生的玉腿緊緊地夾攏在一起,緊緊地保

護著她那兩腿之間的隱密處,令我無法再繼續伸入。



那裡,有什麼?



那裡是什麼模樣的?



人們常說打洞,操逼,莫非是指這裡?



但,洞,是什麼模樣?逼,又是什麼情景?



太多的疑問,我真的想知道!



打洞,如何打?



莫非,像呆子劉光那樣?



在我的眼前,幻化出一道道的田埂,在田埂的上面,有一個個的小洞,有些

是幹巴巴的,有些是濕漉漉的,我知道,那是螃蜞的傑作,螃蜞在田埂上打了洞,

然後鑽進洞裡面休息。呆子劉光,就曾經用自己的雞巴幹過五六個螃蜞洞,成了

當時村民們茶余飯後的笑料。



想起了劉光,我又想起了村裡的孤寡老人劉容添。



劉容添一生沒有娶老婆,所以,為了解決性需要,他幹死過家裡的黑母雞,

在山上放牛的時候幹過牛逼,晚上常常幹他自己養的那條大母狗。



所以,劉容添是女人唾棄的男人。



但,劉容添卻是我們這些朦憧少年感興趣的男人!



母雞?毛茸茸的屁股上,就只有那麼一個緊緊地閉攏的小屁眼,我的女神該

不會是那樣的吧?肯定不是!我絕對否定了那種想法!



牛逼?我看過,兩片肥肥的肉,肉的中間有一條小溝,就像一個杏兒。



狗逼?對,狗逼跟牛逼的形狀差不多,也是一個黑黑的杏瓣!公狗就是用它

的雞巴插在母狗的那條小肉縫的中間,不斷地幹活的。



強行地分開女神的玉腿,我的手漸漸地侵入她兩腿的中間,在我的探索中,

我摸到了那正在不斷地一張一合的地方,我知道,那是劉老師的屁眼。



「老師,你的屁眼在開合呢。」我輕輕地囓著女神的耳朵,小聲地在她的耳

邊說道。



「嗯,不要摸那裡。」我的女神的頭在搖晃著,她那纖細的小蠻腰也在不斷

地扭動著。



她那個輕輕地擺動著的大屁股,正在向我發出無比巨大的挑逗力。我心中的

火又強烈地燃燒起來了,小弟又再次倔強的挺立起來。



掠過她那一張一合的屁眼,我終於摸到了她的兩腿之間去。



對,我的女神真的有一條小肉溝,水花已經在小肉溝中泛濫起來了。我不斷

地玩弄著,玩弄著。女神的屁股扭動得更厲害,她的呻吟聲也更大了。



我的老二仿佛挺了過去,一直挺到我的女神的兩腿之間!他滑入那濕淋淋的

小肉縫中,不斷地遊著,遊著……



打洞?對,我要打洞,我要幹女神的小逼!



很明顯,我的女神已經知道了我的意圖。



「不要,不要那樣。」她的屁股不斷地扭動著,像是在躲避我的小弟的侵入,

但她那個充滿著性感的豐臀,卻高高地挺立在我的面前,她那兩條修長的玉腿,

分明已經分開了。



「你不是在想念著你的丈夫嗎?」我問她道:「他只不過離開一個晚上,你

已經受不了了。現在,就讓我取代他,代替他來安慰你的小逼吧。」



「不,不,不是的,你不要。」她的嘴裡說的,屁股卻向著我挺了一挺。



我用手按著那的大玉桃,用力往兩邊拉開,老二沿著她那條濕淋淋的小肉縫,

不斷地撩弄著,撩弄著。



「不要,」她的手向著我的腹部推過來,但我卻感覺不到她的用力,她嘴裡

在說著不要,但卻沒有真正想著要把我推開,當她的手碰到我的小弟弟時,她渾

身一抖,然後一撥,我感覺到她的小肉縫中有個什麼濕濕的,當下想也不想,只

用力把下體往她那裡一挺。只見小弟弟分開她的小肉縫,輕輕一探,便輕輕松松

地滑進去了。



「哦,」她的頸項一挺,口中發出一聲動人心弦的呤哦。



立刻,我已經感覺到我的老二已經被溫暖而充滿液汁的肌肉包裹住了。那些

包裹著我的老二的肌體,正在輕輕地蠕動著……



「哈哈哈,我也能打洞了,我已經在打洞了,」我興奮說叫著。下體一聳一

聳的,迅速地在她的肉體中抽動著。



「唔……」我仿佛聽到女神在我的抽插中不斷地扭動著她那個迷人,淫蕩的

大屁股,不斷地迎合著我的抽插。



「我的女神,難受嗎?」我伏在她的身上,一邊用力地抽動著,一邊輕輕地

囓著她的耳朵問著。



「不,很充實,比我的手指好多了。」劉老師的屁股還在不斷地擺著著,

「哦,太美了,太爽了!」



「哦……」我的心在呻吟著。



「哦……」女神也是浪叫著,「快點,快點插我,我要你插!」



女神目光遊離地看著我,滿臉的酡紅,愉快地擺著著她那個圓圓的,豐滿的

下體。她的下體,小肉溝仍然向她的兩腿之間延伸下去,在她的兩腿之間,仍然

是那麼的朦朧!但在那朦朦朧朧之中,我的不弟正在抽插著她那個小洞!



「老師,你舒服嗎?」我輕輕地問著。



「舒服,我的小丈夫,你真會操逼,你頂得我太舒服了。」女神在亂叫著,

水從她的兩腿之間,不斷地向下滑落。



地上,濕漉漉的……



打洞,這就是打洞,我也懂得打洞了!



「哦,快點,我的小丈夫,你快點嘛。」



女神在浪叫著。



「啪啪啪……」燈光下不斷地傳出肉與肉之間的碰撞聲,在這不斷的碰撞中,

我的女神時而用手往後摟著我的屁股,讓我深深地插在她的身體裡面,時而用手

擋住我的深入,讓我只在她的小穴的周圍不斷地纏綿著。



「漬漬漬……」



「啪啪啪……」



「快……快……」



「哦,我不行了,我要死了……」



「快……快……快把我幹死!」



想不到,我心目中的女神平日是樣的高貴,整天是凜然不可侵犯的樣子,現

在竟然赤條條地把屁股高高地挺在我的面前,像一只母狗一樣讓我幹她,真的想

不到,她竟然會是如此的淫蕩!



幹,我幹!我的下體越來越快地抽動。她的屁股也在越來越快地配合著。



「哦,哦,我……我……太好了……」她在胡亂地浪叫著。滿頭的秀發也隨

著她頭的擺動而流瀑一般的向四處飛灑著。



「哦,我不行了……」女神在浪叫著,「我快要死了……」



「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她呻吟著,「我快要泄了。」



「你等等,我也來了……」



「來吧,讓我們一起共赴天堂吧!」



在女神的狂叫聲中,我忽然脊椎一麻,一股無比舒服的感覺直灌我的腦際,

仿如電殛,一直向著的我龜頭衝了下來。



我的屁眼在急速地開合著,下體向著那個滑溜溜的小肉洞中,以前所未有的

速度抽插著。



加速!



再加速!



終於,「嘶」地一聲,濃稠的精液從我的馬眼中噴射出來,直撞著她那個滑

溜溜的不穴的深處……



終於,我從迷糊中清醒了過來!



我前面那堵白色的牆壁,全是一團一團的液體!



下面,一片漆黑,我的女神早己不見了……



雖然,劉老師不久便辭了職,聽說是跟著她的丈夫,到她的同學的廠那裡幫

忙去,後來,她自己又擁有自己的公司,從此以後,我再見沒有見過我的女神。



但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個周末的晚上!



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具雪白的胴體!



我永遠不會忘記那次射精!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